肥胖不只是城市病

肥胖不只是城市病

       一直以来,肥胖都是人们非常关注的议题,美国医学会在2013年提出,肥胖不仅是其他疾病的危险因素,同时也是一种真实的疾病状态。这意味着医学界对肥胖的认识已从“公共卫生问题”向“慢性疾病”转变。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2014年,18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有超过19亿人超重。其中6亿人肥胖。大多数世界人口所居住的国家,死于超重和肥胖的人数要大于死于体重不足的人数。
       不但成人肥胖如此,儿童肥胖亦呈现出后来居上的流行态势。目前,美国肥胖儿童已占美国儿童总数量的17%,且近30年来,美国2—5岁肥胖儿童数量增加了4倍,6—11岁肥胖儿童数量增加了3倍。中国在2006年进行的第三次全国儿童肥胖流行病学调查显示,10年来,中国0—6岁儿童肥胖和超重的总检出率分别为7.2%和19.8%,这表明中国儿童和青少年肥胖已进入快速流行期。

经济进步

       推升儿童肥胖风险,科学界通常认为,肥胖的发生是遗传背景与不良生活方式相互作用的结果,在其中,前者的作用相对主要,但后者也不容小觑,这是肥胖干预的主要对象。不少肥胖基因想要发挥作用,往往需要高脂、高能量密度食物消费的增加,粗加工碳水化合物消费的减少,久坐少动的生活方式以及其他不健康饮食行为加以诱发。
       儿童肥胖同样是如此。更为严重的是,儿童肥胖如不及时干预,肥胖的体型、与肥胖相关的生活方式及其对健康的危害将延续到成年期,进一步增加成年后患肥胖、高血压和心脏病等慢性非传染性疾病的风险。
       从个体而言,不良生活方式是周边影响和个人选择的结果,但如果上升到公共卫生的视角,不良生活方式多与儿童所在国家和家庭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相关。 2014年5岁以下儿童超重的年龄标准化流行情况。

中国农村或迎来

儿童肥胖率快速提升

       中国是发展中大国,有研究者曾对中国儿童体重指数(简称BMI)与家庭社会经济特征中的收入变量之间的相关关系进行多重线性回归建模,在扣除其他混杂因素后发现,家庭收入的确是儿童超重的重要危险因素。
       相较而言,城市的发展要全面领先于农村,故而在中国,农村儿童的肥胖流行率要显著小于城市儿童。也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公共卫生部门开展的诸多肥胖干预措施并未过多地荫及前者。不过,在山东省和烟台市疾控中心的研究人员看来,这一情况到了需要改变的时候了。根据他们近期发表在《欧洲心血管疾病预防杂志》(European Journal of Preventive Cardiology)上的研究,在1985—2014年间,中国山东农村地区儿童的超重和肥胖发生率正在快速走高。 
       结果表明,在过去29年间,按照WGOC的标准,山东农村男孩的超重和肥胖流行率分别由1985年的0.74%和0.03%增长到2014年的16.35%和17.20%,女孩的情况稍好,但同样表现出快速的增长态势。依据IOFT和WHO的标准对BMI进行衡量,亦得到类似的结果。 
       1985-2014年,使用中国肥胖问题工作组标准,受调查的儿童(7-12岁)及青少年(13-18岁)中超重及肥胖的流行情况。
       根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结果,生活在农村的人口约占中国总人口的一半。研究者认为,随着农村地区经济的快速发展及人们饮食结构的变化,农村儿童的超重和肥胖率也在迅速升高,国家决策部门及公共卫生机构对这一趋势不应忽视。

yufit脂老虎官网:http://www.yufit.cn/

相关文章

扫一扫上面二维码加

赵传微信:153055113